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卓安驰顺众学车

岑圣权:彩墨写人生

2010-6-19 17:44| 查看: 2420| 评论: 0|原作者: admin|来自: 阳江日报

摘要: 如约在市区一间画室里见到岑圣权时,我心里有一个不小的落差:眼前这个相貌平常、略显清瘦、衣着随意、举止斯文、言语带笑的男人,就是那个自小酷爱画画、较有成就而被写入阳春县志的“岑家兄弟”中的二弟岑圣权?就 ...

如约在市区一间画室里见到岑圣权时,我心里有一个不小的落差:眼前这个相貌平常、略显清瘦、衣着随意、举止斯文、言语带笑的男人,就是那个自小酷爱画画、较有成就而被写入阳春县志的“岑家兄弟”中的二弟岑圣权?就是那个曾在七岁时给毛主席寄画作并得到中央办公厅回信鼓励的岑圣权?就是那个曾在中国连环画坛上树起了一面鲜艳旗帜的岑圣权?……

或许觉察了我的疑问,岑圣权朗声笑道:“我是阳春岑圣权,也就是今山。”脸上有如假包换的神色。

一阵初见的寒暄后,岑圣权很自然就将话题引到画画上来。聊起画画,他神采飞扬起来,他那传奇的绘画人生,他的朴素的艺术思想,在那飞扬的言语中,渐渐变得丰满、清晰。

受父兄影响爱上画画。7岁时受父亲鼓励,将画作寄给毛主席,得到中央办公厅回信鼓励

岑圣权1951年出生于阳春春城。父亲岑光辉是一个有心得的木匠,有时或因为顾客的要求,或因装饰的需要,他会在自己打造的家具上描画、雕刻花鸟虫鱼。圣权兄弟们经常聚在一起看父亲画画,潜移默化,哥儿三个先后都爱上了画画。在那个什么都奇缺的年代,笔和纸非常希罕,圣权哥儿三个捡来粉笔头、瓦片,在纸片、地面、墙壁上涂鸦。人物、村庄、树木、花鸟虫鱼,甚至传说中的神仙鬼怪,在哥儿三个的笔下,栩栩如生,维妙维肖。见圣权哥儿三个爱好画画,父亲因势利导,在家中大厅挂起一块大黑板,买来粉笔,让三个孩子轮流在黑板上画画,画山画水、画村庄树木、画花鸟人物。画得好的,会在黑板上保留一两天作为奖励,画得不好的立即擦掉。其中圣权最卖力,他特别喜欢在黑板上描画从电影、连环画里看过的战斗场面。邻居们无论大人小孩,闲来无事就会过来看他哥儿仨画画,如同看戏。一时间,哥儿三个声名大振,成了街坊间的名人,后来还被写入了《阳春县志》:“……‘岑家兄弟’3人,个个擅长画画,称得上‘美术之家’。”

大跃进时期,社会风气浮夸,圣权画画的题材和风格都受到影响,大多都是描画宣传画。在他夸张的画笔下,南瓜大过房子,花生壳可做军舰,肥猪胖似大象,高楼直插云霄,奔马快如疾风……父亲见圣权的画天真可爱,鼓励他将画作寄给了敬爱的毛主席。过了一个月左右,圣权收到了中央办公厅的回信:岑圣权小朋友,毛主席很高兴收到你的画……希望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好本领,更好地描绘祖国的大好河山。那一年是1958年,圣权刚好7岁。

中央办公厅的回信,在近似于封闭的山城引起很大的轰动,邻居们来了,附近的群众来,山城周围四山八水的村民也来了,他们带着小孩子,来看看这个接过中央回信的小孩,让孩子向圣权学习、取经,希望像他一样出息。

后来,那封被庄重地贴在阳春一小大门内东侧墙上的中央办公厅的回信,虽然在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丢失了,但是,信的内容却永远地铭刻在圣权的心中,成了圣权挥毫艺坛的动力和鞭策。圣权画画的兴致也从此一发不可收。在家中,在学校,在上学路上,只要有丁点儿时间,他都会用来画画;纸片上,黑板上,地面上,都会留下他的即兴之作。当时,阳春的中小学校际间经常有文娱学习交流活动,圣权成了学校的香饽饽,经常被老师带去展示绘画技艺。圣权乐此不疲,一方面,小孩子惯有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另一方面,可走出校门,开阔视野,跟其他小朋友切磋画艺。

不久,国家进入了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圣权一家的生计只靠做木匠的父亲支撑,时刻都受断炊威胁。为了填饱肚子,圣权不得不经常逃学,跟着母亲出到城外,捡农民地里遗漏的番薯、木薯、花生,挖野菜,摸鱼虾。

时隔近四十年,现在回忆起来,圣权眼中还噙着泪水:“那种困苦非常无助,不堪回忆。”

对于一个懵懂初开的孩子,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要坚持画画,那委实是太难为的事。好多次,圣权差点就放弃了画画。父亲看出他的心思,很是忧心,但他却不露声色,一方面,他有意无意经常在圣权面前提起那封回信,鼓励圣权;另一方面,他和圣权作了一个约定:圣权每天画画,他给打分兑钱奖励,最高的打一分奖励一分钱。虽然,圣权每天即使很努力,也才能从父亲手中赚得几分钱,但对一个小孩子而言,诱惑力是巨大的。于是,圣权每天不管多苦都想方设法画出几幅画,晚上再交给收工回来的父亲打分兑钱。他把赚来的钱积起来,买回了几本连环画,描摹其中一些生动的画面。一段时间后,圣权觉得总是描摹别人的不够过瘾了,干脆搜集故事,自编自绘连环画。如今,圣权还珍藏着几本当年的“手抄”连环画呢。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圣权心中有了要当连环画家的念头。

“我能坚持下来,有今日的成就,那都是父亲良苦用心的结果。”圣权无限感慨地说,“当时看见父亲每天深夜伏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拖着疲劳的身子给我的画打分,我还真以为自己画得不错呢,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父亲不动声色地为我成长设了一个‘美丽的陷阱’。”

上山下乡到农场,画画成了娱乐和消遣。木刻《将青春献给橡胶事业》,让他走进了《兵团战士报》社;《戴镣铐的侦察员》让他出名;《我的儿子安珂》奠定了他在岭南连环画坛的地位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潮涌神州,山城阳春也不例外。1968年底,正在念初二、17岁的圣权下乡到了三叶农场。在农场,劳动繁重,吃的是不见油星的青菜白饭;工余时间和晚上,玩扑克和聊天是知青们的文化娱乐。圣权不好此道,画画成了最好的排遣。繁重的体力劳动,漫无目的的画画,圣权身心疲惫,有时真想自暴自弃算了。每当这时候,他自然会想起那封回信,想起父亲在煤油灯下伏案打分的情景,想起那个当连环画家的梦想。终于,圣权没有、也不敢放弃自己手中的画笔。

一次,圣权在路边捡到一段废钢锯片,他灵机一动,将钢锯片磨成刻刀,找来一块木板创作了一幅版画《将青春献给橡胶事业》,感觉还不错,便刻印下来,寄给了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兵团战士报》。不久,战士报将版画发表了。看见报纸上刊出了自己的版画,圣权兴奋、激动了。要知道,在那个时代,能在报纸发表一个豆腐块,那真是件大事啊。

其实,何止是圣权,农场的知青们、职工们,乃至整个农场都兴奋、激动了。

版画的发表,给圣权困苦、旁徨的生活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一时间,圣权感觉满脑子里都是灵感。他到处搜罗纸片、木板,着了魔般不停地画画、刻画。

1971年初的一天,圣权接到通知,让他到《兵团战士报》做实习美术编辑。来到繁华美丽的海口,一切都让他新奇、兴奋、激动,特别是报社的图书室、资料室,里面收藏着大量的图书、刊物,都是圣权见所未见的,他如一个极其饥渴的孩子见到了水,一头扎了进去,经常是忘了吃饭,分不清白天黑夜。图书室、资料室里的图书、刊物的插图都被找了出来,一幅幅去临摹。三个月下来,临摹的插图装满了一箩筐。实习结束,7个参加实习美术编辑的同志,唯他被留了下来。

做编辑工作,有时间,有资料,加上勤奋和努力,圣权画画水平进歩很快。然而,他的画几乎都是临摹的,画的都不错,就是没有多少是自己的东西。画得再好,别人顶多会说,你看,圣权画的跟某某报纸、杂志的插图真像。

每每这时候,圣权非常伤心。他心里清楚,自己临摹得再好,最多只能算是一个画匠。如果不能突破,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是没有前途的。他在苦苦寻找机会突破。

1975年,圣权进入广州美术学院进修,师从名家杨之光学习人物画。在美术学院里,他系统地学习素描、色彩、写生和中国画。

一年后,圣权进修回来,迎面是命运甩下的一个大玩笑:《兵团战士报》社解散。他被安置到农垦机关印刷厂去制图、制电板。工作的落差,让他难受了好一阵子。好在当时厂里印刷业务不多,他常可偷空画些速写。渐渐地,他觉得自己最突出的是对人物造型的准确把握,这符合连环画的特点,于是他又重新绘画连环画。

1979年,印刷厂迁到省城广州。来到流光溢彩、光怪陆离的广州,看到街头小摊、书报亭摆放的琳琅满目的报刊、杂志,圣权心头兴奋起来:这么多的杂志报刊,每天都要刊出大量的画稿,我的机会来了。

有了希望,就有冲动和动力,圣权脑海里每天灵感泉涌,一有时间就构思好脚本,画好后再送去报社、杂志社,并不时抽空上报刊亭、书摊,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画被刊载了。然而,认认真真地折腾了几个月,竟一无收获。

“其实,我应该明白,广州很大,报刊、杂志也很多,但人才云集,我是新人,属于我的空间非常有限。”圣权说。

圣权至今也忘不了,那一次,当他兴冲冲地把自己花了三个月辛辛苦苦画出来的、自认也不错的连环画,送到某出版社编辑室去,一位老编辑随手翻了翻,说这类东西很多,便将他送出门来。

对一个正在苦苦探索的业余作者而言,如此打击是非常深刻的,甚至是残酷的。

今天,已成名家的圣权,对那些上门求助讨教的业余作者总是有一种莫明的热情。他说,看见他们,自然会想见自己的当年。

那一次打击,让圣权苦苦地思索,他认为,小城市报刊、杂志少,但人才也少,高手更少,与其在广州跟高手们博弈,毋宁从小城寻找突破口。他把目光瞄向了小城市。

终于,《茂名科技报》向圣权启开了大门:他编画的一个小故事连环画,被连载刊出。接着,连续又刊出了他编画的几个连环画故事。圣权终于算是崭露头角了,走进了编辑和读者的视野。茂名、佛山、湛江等市的书报刊和广州的一些小报小刊开始向他约稿。

在他连续发表了十多个连环画小故事、已小有名气后,他把一个十五页的连环画故事送到岭南出版社的《周末画报》社时,顺利地被采用了。当时的《周末画报》可说是国内影响最大的连环画报之一,《周末画报》的大门被敲开,意味着把广州的小报小刊大门都敲开了。圣权如走进了一段铺花的大道。

然而,圣权这时却又不满足了。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几个连环画故事,那是小打小闹,能出版单行本连环画,那才是本事。

圣权在思考,也在等待。

1984年,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翩然而至――一个在广州美术学院进修的连环画家,因为出国,将手头一本连环画故事转给圣权绘画。好不容易捕着的机会,圣权既铆足劲,又小心翼翼。连环画故事讲述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个备受迫害的老公安忍辱负重,侦破惊天大案的故事。圣权反复研究故事情节,琢磨其中人物的形象、性格。为了把握准确,他依据故事设计人物造型,然后找家人和朋友作模特,不断地画速写、设计画面。初稿完成时,他用秃了40多支铅笔,草稿纸盈尺。送审时,女编审板着的脸随着翻阅画稿,渐渐舒展、开朗,末了,她把画稿扣在桌上,高兴地说:“画面设计合情合理,人物造型非常准确,不错,你去完成它。”

就这么一句肯定的平常的话,圣权可是苦苦地等了20多年。于是,圣权第一本连环画单行本《戴镣铐的侦察员》就这样诞生了。跟着,他又接连绘画了《真假丁香》、《欢乐女神》等十多本连环画。命运也向他启开了幸运之门,《戴镣铐的侦察员》发行不久,他并没有作多大努力,就调进了岭南出版社,成了一名专职的连环画家。

1987年,岭南美术出版社决定重点推出《我的儿子安珂》连环画,以纪念1983年3月8日在街头孤身英勇斗歹徒光荣牺牲的广东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安珂。安珂是生活中的真人真事,要创作好,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当时,出版社负责人接连找了几个连环画家,他们或推说手头有任务,或推说时间太紧,知难而退。最后,出版社决定由新人圣权挂帅创作《我的儿子安珂》连环画。

领下任务,圣权喜忧参半。以真人真事创作连环画,技巧考人,虚了,有弄虚作假之嫌;实了,沉闷没看头。千载难逢的机会,却是连经验丰富的画家都不敢接的差使。转而,他又想,越是别人不敢接的任务,我成功了,就更能突显我的能耐和功力。

接下来几天,圣权关起门来构思连环画。他想,要把真人真事的连环画创作好,关键是还原真实的人真实的事和真实的环境;而且作品不能就事论事,要有丰富的社会内涵,要揭示深刻的社会问题。构思好后,圣权立即开展采访、搜集素材。他无数次到主人公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走访他的亲人、同事,阅读他的作品、笔记,立体解读他。圣权发现,自己已不知不觉地被安珂的英雄行为深深地感动了,他以疯狂的热情,没日没夜,一气呵成,创作了连环画《我的儿子安珂》。

《我的儿子安珂》连环画出世,立即在广东乃至全国连环画坛引起轰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北京连环画报》、《连环画艺术》、《广东书报刊》、《中国连环画史》等十多家报刊反复连载评述,北京《连环画报》评说,作品“以气吞山河、大浪淘沙式的浪漫抒情手法,赋予人物浓烈的人性色彩,使故事震慑人心”。

连环画入选1989年广东美展,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并获广东省连环画一等奖。

1994年进入暨南大学中国文化艺术中心研究生班学习,实现华丽转身;2008年人物画《时尚——N次献血族》,定格了另一个岑圣权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传媒多元化发展和文艺表现形式越来越丰富,连环画的创作和市场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和冲击,走向落寞。有着画画天份和感悟的圣权,刚刚走上连环画创作快车道,迎面而来的却是连环画市场的式微。圣权陷进了深深的苦闷中。

为寻求转身,1994年,四十多岁的圣权毅然放下手头的工作,走进了暨南大学中国文化艺术中心研究生班,师从林墉,广泛而系统地学习美术理论,学习中国人物画创作。

学成归来,圣权充分发挥其连环画创作技法,把创作的主攻方向转向中国人物画。在创作上,他融会贯通,将中国传统笔墨与西画素描技巧相结合,并充分融合连环画在构图、人物造型、线条上的长处和优势,在无定法中不断地求索,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人物画构图严谨,形象准确,兼工带写,取舍得当;画面虚处不空,实适其位;线条虚实相生,略有夸张,不滞不腻,质感和空间感均恰到好处。

经过一段时期的创作实践,圣权暗暗发现,自己的创作风格,对表现女性题材,特别是表现女性的美丽、优雅、安娴、淡静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他毫不犹豫,又立即调整创作的主攻方向,专攻创作现代青年女性形象人物画。在创作现代青年女性形象时,圣权重在表现人物的精神气韵,他继承和发展了传统工笔画的技巧,兼工带写,或以简约的线条概括,或以变化丰富的笔法勾勒,再配合酣畅淋漓的墨色,浓、重、清、淡恰如其分。他笔下的女青年,几乎都淡静安娴优雅,形象清晰而严整;在描画人物的头、肩、手等裸露肌肤部位时,他几乎都用工笔精细勾勒,人物的表情凄美却不甜俗;在描画人物的服饰、背景时,他往往用写意的手法,信手调抹,营造出唯美画面,又不陷矫揉造作俗套。

一个站在古树前、手牵树枝的素装少女楚楚动人地注视着草丛中若隐若现的白狐(《银狐》);赤脚、身穿间蓝花长裙的姑娘,采花归来,坐在一片火红的枫树前休憩,引人遐思(《枫》);被荷塘中的游鱼所吸引的读书少女(《荷塘》);途遇小雨,身穿粉色间花旗袍的姑娘,一只手举着芭蕉叶,一只手挽着小坤包、掖住裙摆,有点狼狈但不失优雅(《小雨对你说》)……至于《晓》中,晨起的姑娘,身穿中国传统的红小胸褂,对着窗台的小镜子梳妆,画家工笔描画姑娘的脸部和肩、手,用小写意手法简约勾画姑娘的衣服,对画中的前景盆花和窗外的景色,画家泼墨而成,三种技法相互配合相互和衬,画面自然,层次分明,主题突出。

“我用兼工带写的技法表现现代女性的美丽安娴优雅淡静,用墨用笔可以不拘一格,墨色厚而不腻,薄而不滞,收放自如而和谐,这样可以使画面在浓墨重彩中见微差,微差中又蕴涵着丰富的变化。”圣权自评。

观圣权之现代女性人物画,从画中透出来的田园式的恬静和美感,让你有如盛夏喝冷饮,清爽沁人肺腑,赏心悦目。

2008年,圣权的《时尚——N次献血族》,给人们定格了一个作为国画界十几二十年表现当代女性形象很有成就的画家。在《时尚——N次献血族》中,三位花样年华、青春飞扬的少女献血后,笑语嫣然,相拥而行。与其说是一幅画,毋宁说是一首浪漫的诗,是一曲青春之歌。当年,这幅画获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最高奖)。广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美术家协会主席卢延光这样评价圣权的人物画:“稳重、厚实、优雅、唯美、淡静……而他的潜力还远未发挥出来。”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原广东美学学会主席迟轲说:“最近十几二十年,国画界新人迭起,其中有几位发展了传统工笔画的技巧,表现当代女性形象……岑圣权即其中很有成就的一位画家。”

从一个拿树技、瓦片在地上涂鸦的孩子,到曾经名赫一时的连环画家,再到今天很有成就的国画家,岑圣权可以说是功成名就了,五十多年的辛勤努力,有了一个丰厚的回报,按常理,该轻松潇洒享受人生了。然而,年近耳顺的圣权却执着地说:“画画,既是我的追求,更是我毕生娱乐和爱好。只要我能举起画笔,就会不停地画下去,把我心中美的想法美的感受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岑圣权作品主要参展情况:

1989年:《珠海惊涛》入选第七届广东省美展,并获优秀作品奖;同年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

1995年:《蔡廷锴——1932年春·上海》入选“广东省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美展”,并获优秀作品奖(最高奖)。

1997年:《蔡廷锴——1932年春·上海》入选广东美术馆“主流的召唤——馆藏新时代广东优秀美术作品展”,并为广东美术馆收藏。

1998年:《雏鹰》入选广东省中国画展、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委员会第一回展。

2004年:《窗》入选全国出版系统美术作品展。

2008年:《窗》入选“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广州市美展”获优秀奖。

2008年:《时尚——N次献血族》入选“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美展”,并获优秀作品奖(最高奖)。

2009年:《长亭外,古道旁》获广州市美展银奖。《安珂》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bet365365体育在线|官方指定网址双滘社区网 ( 粤ICP备16009471号-1 )???

本网站为非盈利、公益性民间网站,所有文章、影像作品资料为原作者版权所有,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出自bet365365体育在线|官方指定网址双滘社区,并且不得作为商业用途
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留言告知,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双滘报警求助电话:0662-7390110

GMT+8, 2019-8-13 13:59 , Processed in 0.049484 second(s), 22 queries .

Copyright ? 2008 - 2015 52963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